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友网!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-> 校友风采 -> 正文
赵闯:坚守在疫情一线的公大校友
发布日期:2020-11-22   作者:   来源:    阅读:

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 硚口分局宝丰派出所

数据:2016届 27岁 20余天 59名

关键词:武汉、方舱、确诊患者、疑似感染者、发热病患、密切接触者

队伍:青年突击队

我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2016届治安学专业毕业生赵闯,仍记得幼时,有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教我恩怀社会;长大后在公大读书,警歌“忠诚的道路浴血荣光”,赋予我磅礴的力量。

这一次,我们90后要用厚实的臂膀,扛起这片天!

镜头一:只身上高速

今年,是我在武汉工作的第4个年头。其中两载春节未归家,与远在重庆的亲人视频式团圆,是我的独家记忆。

原本在所支部的关怀下,今年我提前交接了工作,早早赶回了家乡。可今年这顿团圆饭,我吃得并不安心——新闻持续轰炸,疫情忽然爆发,武汉危机重重,我的城市需要我去支援!

离家赴“家”,爸妈的担心与不舍,都被我塞进临行的背囊里。在得知火车、飞机都到不了武汉后,我独自一人开车上了高速...

镜头二:留院观察十四天,一心请战

本想着能快速投入战斗。但事与愿违,刚上高速,我就被当地开展疫情防控的工作人员拦了下来。按当地要求,需要留院观察14天!

14天,两个星期,不知在所里能做多少事......

隔离期间,我每天与所里保持联系,了解所里的工作,时时刻刻为返回武汉作准备。

一周后,到医院做完检查的我,证明身体并无异样后终于被同意离开隔离点,我斩钉截铁地再赴征程。1月31日,我第一次转运病人。我才真正意识到,危险竟如此真实。原先新闻上的一切,变成了眼前病人的步履艰难、咳嗽不止,变成了压在肩上的沉沉责任,前路毅然决然。

镜头三:小心翼翼的第一次第一次近距离

“说不怕是假话,一开始连话都不敢和病人多说一句。但是,警察不上谁上?”

“我向组织正式申请加入硚口分局抗击疫情突击队,积极践行入党誓词。”

——赵闯

1月31日,我第一次转运病人。我才真正意识到,危险竟如此真实。原先新闻上的一切,变成了眼前病人的步履艰难、咳嗽不止,变成了压在肩上的沉沉责任,前路毅然决然。送病患的车是用一辆警车专门改造的,驾驶座之外的位子用木板等材料进行了隔离。一路上,车厢里不断有人咳嗽,每咳一声,我的心就“扑腾”一下,忐忑不安。平安到达目的地后,我联系医护人员处置,停留了半个多小时,全程小心翼翼。回到所里,所里的同事一齐帮我脱下防护服。我先用酒精喷手,脱下第一层防护服;脱下第二层防护服后,褪去头套,再褪去鞋套,又喷酒精消毒;最后摘下护目镜和口罩。一整套程序,我们操作细之又细,生怕有半点疏漏。穿梭在疫情充斥的街巷,一辆辆改造的警车载着的不仅仅是患者等待治愈的身体,更是渴望得到安抚的心灵。

这场特殊的战“疫”,是对万众一心的考验,是我们共同担在肩上的责任。

送病患的车是用一辆警车专门改造的,驾驶座之外的位子用木板等材料进行了隔离。一路上,车厢里不断有人咳嗽,每咳一声,我的心就“扑腾”一下,忐忑不安。平安到达目的地后,我联系医护人员处置,停留了半个多小时,全程小心翼翼。回到所里,所里的同事一齐帮我脱下防护服。我先用酒精喷手,脱下第一层防护服;脱下第二层防护服后,褪去头套,再褪去鞋套,又喷酒精消毒;最后摘下护目镜和口罩。一整套程序,我们操作细之又细,生怕有半点疏漏。穿梭在疫情充斥的街巷,一辆辆改造的警车载着的不仅仅是患者等待治愈的身体,更是渴望得到安抚的心灵。这场特殊的战“疫”,是对万众一心的考验,是我们共同担在肩上的责任。今天,我转运的患者年龄普遍偏大,行动不便。步行爬楼,帮拿行李,搀扶患者……我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眼睛里流,但又碍于防护服无法擦拭,只能靠眨眼来缓解痛痒。工作之余,微信成为了我与患者们进行沟通的优质渠道,我也同时去帮助患者尽量满足他们的合理需求。可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十分愿意配合工作。今天有一位患者因为担心医疗条件不好,不愿去治疗。我与社区工作者一起劝说患者,患者仍然犹豫不决。我主动加了他的微信,答应患者与他联系,多次鼓励他,并答应等他出院后,我开车去接他回家。

镜头四:一身防护服的使命

“从中午到深夜,一泡尿把我憋坏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解决?”

“嗨呀,想节省一套防护服呗”

今天,我转运的患者年龄普遍偏大,行动不便。步行爬楼,帮拿行李,搀扶患者……我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眼睛里流,但又碍于防护服无法擦拭,只能靠眨眼来缓解痛痒。

这物资紧缺的城市,有无数个穿着防护服的背影。他们万分珍惜手中的薄薄一件,不忍浪费一星半点

镜头五:聊天界面有一枚警徽

“我妻子身体不好,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去我家里消个毒?”

“社区医院通知我的妻子和岳母去做检测,想麻烦你帮忙接过来,做完了再送回去。”

“家里有人得了急性白血病,药吃完了急着买。”

——患者向赵闯求助

工作之余,微信成为了我与患者们进行沟通的优质渠道,我也同时去帮助患者尽量满足他们的合理需求。可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十分愿意配合工作。

今天有一位患者因为担心医疗条件不好,不愿去治疗。我与社区工作者一起劝说患者,患者仍然犹豫不决。我主动加了他的微信,答应患者与他联系,多次鼓励他,并答应等他出院后,我开车去接他回家。无数个镜头连接着无数个物象。在赵闯的努力下,在无数像他一样的公安人的奉献下,那几个令人闻之色变的高风险名词里,威胁、恐惧的色彩渐渐淡去,中国脊梁所带来的力量正温暖着每一个中国人......


关闭